bodu.com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离别

        亲人间的离别,是人的一生中常有的事情,但人们对离别的态度,却是各不相同的。我们家是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十一人中,除了大哥继承父业,在上海当中医外,其余十人先后离开上海到内地工作。母亲先后将十个孩子送离上海,在离别中表现出母亲将孩子献给祖国建设事业的满腔热情和坚定信念。
  建国初期,还在我年幼的时候,母亲就送三姐参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又送四姐和五姐参军到了兰州军区卫生学校。当时国民党残余部队尚未肃清,美国又将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参军还是有生命危险的,但母亲毅然将三个孩子送到革命队伍。后来我长大了听说,邻居家的一个儿子同时要求参军,他母亲为此哭得死去活来,而我们的母亲却十分平静、坚决。
  以后,大姐全家从上海调到兰州医学院工作,二姐离开上海到包头参加包钢建设。二哥在西安交大毕业后也没有回上海,分配到北京工作。母亲身边的孩子越来越少。
  一九六一年,四哥高中毕业,被保送到军事院校学习,是我陪母亲到码头为他送行的。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母亲送别亲人。当年青的军校学员们登上去武汉的轮船后,船上传来学员们告别亲人的悲壮的歌声:“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此时,母亲是那么平静,平静中显露出自豪的神情。
  一九六四年,六姐高中毕业奔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我又一次陪母亲到车站为六姐送行。这是母亲为最小的女儿送行。为了怕母亲伤心,六姐请了她的几位朋友来照顾母亲。但当列车起动时,六姐的这几位朋友失声痛哭,母亲非但没有哭,反过来还要安慰六姐的这几位朋友。
  四哥和六姐离开上海后,母亲身边就剩下我和弟弟两人。一九六八年秋,我和弟弟在文化大革命中面临分配问题。弟弟当时读初中,他和同学申请去江西井冈山地区插队落户,被批准了。根据当时的政策,我被留在上海,分配到江南造船厂工作。弟弟离开上海时,是我为他送行的。母亲没有去送行。我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原因了,也许是母亲当时脚不好,也许是母亲不忍心看着最年幼的儿子离开上海,母亲只是默默地为小儿子准备好行装,最后并没有去车站送行。
  弟弟离开上海不久,毛主席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当时已在上海江南造船厂当学徒的我,向组织上提出了到农村去插队落户“干革命”的要求。
  我的这一举动,在今天是不能为人们所理解的,即使在当年,也是不能为人们所理解的。为什么要放弃在上海的舒适生活条件到农村去自找苦吃呢?何况我走了之后,家中只剩下母亲一人,母亲当时已经六十四了。
  也许是经历了太多的离别,也许早就预感到我会最后离家而去,当我试探着向母亲提到我要离开上海到农村去的想法时,母亲并没有感到意外,也没有劝我不要离开上海,她只是默默地同意了,随后又默默地为我准备行装。
  后来我被批准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工作。离开上海的那一天,江南造船厂的军管会的领导、厂部和车间的领导、以及车间的工人师傅到车站为我送行。工厂用车将母亲也接到车站。大伙在即将远去的火车前合影。至今,我还珍藏着这张照片。照片上的我,是那么年青、幼稚,但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母亲站在我的身边,饱经风霜的脸显得十分平静。既没有笑容,也没有悲伤。我想,她是坚决支持我的选择的。就这样,母亲把身边最后的一个儿子,也许是最瘦弱最让她老人家牵挂的儿子,送上了去边疆建设的征程。
  离开上海之后,我曾多次回上海探亲。每次结束探亲离开上海时,母亲总要笑着对我说:“我去送你?”而我总是笑着对母亲说:“那么谁送您回来呢?”两人相对而笑,母亲也就不再坚持。起先,我离家的时候,母亲总是到门口看着我离去。后来,母亲慢慢衰老,连走到门口也困难了,我就在母亲床前向她老人家告别。即使这时,母亲仍然要笑着说一句“我去送你?”
  在我印象中,母亲从来没有在送别亲人时流过眼泪。但当我们离家而去后,母亲是怎样想的呢?我就无法知道了。记得有一次回家探亲,当时我身体很不好。回内蒙时,我又带了很多行李。正好四哥在上海,他到车站为我送行。由于身体不好,又带了很多行李,上车的时候,我已是满头大汗了。四哥回家后,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母亲。后来我收到家信,才知道母亲在我走了之后,一直为我担心,担心我的身体,担心我的安全。母亲一连多日无法入眠,直到收到我回内蒙后的信,得知我平安回到内蒙后,才算放下心来。正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一九九四年年初,接到四姐的来信,得知母亲卧床不起,我和爱人带着孩子利用寒假回上海看望母亲。当时母亲已十分虚弱,终日躺在床上,常常昏睡不醒。即使醒来,也常常把我和我孩子错看成我的弟弟和弟弟的孩子。只有对我的爱人倒认得十分清楚,每次看到我的爱人,都要和她聊天。
  过了春节,我们要回大连了。离家的那天下午,我一直坐在母亲的床边,看着母亲。有多少话要说,又不知怎么说。母亲那天下午特别清醒,当我告诉她我们要走了,母亲说,你应该回去工作了,以后有空再回来看看。随后母亲又笑着对我说,“我去送你?”听到这句我曾多次听过的话,我一阵悲伤,眼泪差一点流出来了,但我还是忍着了,象过去一样,笑着对母亲说,“那么谁送您回来呢?”我抓着母亲温暖的手,久久不愿放开。我对母亲说,我有空会回来看您的。母亲默默地听着,再也没有说什么。谁知这一别,就成了永别。
  一年后,我得到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当时我没有能赶回上海为母亲奔丧。事后,哥哥姐姐来信告诉我,母亲去世时十分平静、十分安祥。母亲一辈子经历了太多的离别,她老人家在离别亲人时总是那么平静。当她最后离别亲人、离别人世时,还是那样平静。我为没有能为母亲奔丧而内疚,同时,我也为母亲能平静地离开人世而感到宽慰。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九日
                 下午 04:36分
                 星期一
                                         含泪写于大连

分享到:

上一篇: 余老师答学员问:如何准备考试?

下一篇:个人博客公告(2006-07-31更

评论 (20条) 发表评论

  • 年轻剑客 (游客) : 看过之后在我的眼里泛起了泪花,想妈妈,想家。 一位伟大的母亲。

    2007-07-13 11:24

  • 余明
    余明 : 谢谢冯云晓同学的评论。欢迎你常来我的博客看看。希望有更多的同学来我的博客浏览。

    2007-04-08 20:01

  • 学生冯云晓 (游客) : 余老师,您好!我是99级工程管理专业的冯云晓,也选修过您的《桥牌入门》,您还记得我吗?无意中搜索到了您的博客,您的文字亦如您讲课的风格,娓娓道来,生动感人,看得我也不禁流泪了,想起了我的父母。在学校时,您不仅教给我们专业知识,还教给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当年您每节课都在黑板上写一句英文格言激励我们,现在年过半百还开博授道。您永远是我们年轻人学习的榜样!学生向您致敬!

    2007-04-08 16:37

  • 余明
    余明 : 谢谢陈老师和其他网友的浏览和评论。这是我的一篇回忆文章,写了十年后才在我的博客上发表,写作的目的是为了纪念去世的母亲,发表的目的是为了歌颂母亲宽广的胸怀。

    2007-03-29 14:15

  • 陈林森
    陈林森 : 你的家庭在文革期间还算是比较平静的,没遭受到大灾大难,这和你的家庭处在大城市有关,但你同样被文革耽搁了,一些今天看来可笑的举动在当时是非常平常的,当时的认识是最艰苦的地方也是最革命的地方.

    2007-03-29 06:12

  • 学生韩 (游客) : 老师的一段段真情告白 让学生感动不已 我看得史书很多 但对“文革”知之甚少 通过老师的娓娓道来 我更加了解了那个时代的黑暗面 也进一步看到了人性的光辉处 我的母亲也同样伟大 但我从来没向她表白过 反而经常会惹她生气 想起来 惭愧至极 顺便说一句 “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出自《共青团之歌》我初中时曾非常喜欢 看到这 禁不住又搜了一下 听了两遍 依旧那么动听感人 忧伤中透露着激昂.....

    2007-03-27 21:14

  • 波之舞
    波之舞 : 老师母亲坚强达观,多少别离之后,依然乐命平实,是一个伟大的母亲。老师是性情中人,喜欢,文字质朴洗练,佩服。

    2006-07-06 10:32

  • 西西 (游客) : 余老师,很喜欢您朴实的文字,感觉充满了感情,让我看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人生中需要面对的离别真的是很多,我们现在大四了,马上要面临着毕业,面临着和老师和同学的分别,站在大学的尾巴上,真的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感动。四年里还没有上过您的课,真的感觉有些遗憾,不过还好,我还能在学校再待两年半,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听听您的课去。

    2006-05-29 00:37

  • 余明
    余明 : 感谢这两位同学的访问和评论。一位同学说了自己的感受,一位同学没有说出自己的感受。我都非常感谢。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来看看我的这篇回忆母亲的文章,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谈谈自己对母亲的看法。

    2006-05-28 20:40

  • 花千树 (游客) : ...... 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余老师,加油!

    2006-05-28 12:57

  • 光之爱 (游客) : 看了老师的离别 有的不只是感动,很多时候我走出家门的时候,妈妈只是说:在学校要努力,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其实这么多年来,妈妈的衰老真的越来越明显,而我的责任感也越来越强 可是却有负罪感了!因为直到二十岁的我,还不能为妈妈做些什么 打电话问妈妈,暑假不回家行么 妈妈只是平静的说你自己安排吧 我知道她是那么的想我,但是总是不愿说出口 这个世界上的母爱真的是那么伟大! 我很感谢,世界给了我一个这么慈爱的母亲! 老师,一学期就要过去了,我们也要"离别"了 我是多么的不舍啊 老师你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申明:我是男生,呵呵!所以我说的话绝对是真诚的!

    2006-05-28 08:01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