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u.com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相聚

  我们家兄弟姐妹多,又分布在祖国各地,很少有相聚的机会,尤其是我在六九年离开上海到内蒙去之后,相聚的机会就更少了。
  八五年初,我爱人带着孩子从呼和浩特搬到大连,同年九月,我们分配到了住房。从那时起,我就盼望我们兄弟姐妹能在大连相聚。十年来,先后有几位哥哥姐姐来过大连,尽管来去匆匆,但这些难得的相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最先来的是三姐。那是八六年五月,三姐到上海探亲,绕道来大连看我们。在我的印象中,还是在我幼年的时候,三姐到上海探亲,我们姐弟见过面,随后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说起来也很可笑,因为二十多年没有见面,怕不认识,我去码头接三姐时,还特意写了一个接站的纸牌,以便相认。但这显然是多余的。当三姐从码头出站口一出来,我马上就认出了她,她也马上认出了我。三姐在我家住了大约有一周时间,就匆匆回新疆去了。
  随后来的是四姐。当四姐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时,我们真是又惊又喜。她是从上海来大连参加学习班,事先没有联系,那时我家中没有装电话,那天又是星期天,她冒雨找到学校,恰好我们休息不上班,几经周折,才找到我家。因为她们是集体活动,不能住在我家,结果只在家中吃了顿饭,就回招待所去了。后来,我和爱人到招待所去看望她一次。
  二哥和二嫂先后来过大连。二哥来大连出差,也是突然找到我家。他住的地方离我家很远,我们去招待所看望他,要换好几次车。他也二次来我家看望我们。二嫂到大连开会,住的地方离我们家不是很远,但交通不方便,必须步行很长的路。她一来大连,就发生了集体食物中毒的事情。我们去看她时,她身体还未恢复,结果未能请她来家坐坐,真是遗憾。在会议结束前,我们全家又去招待所看望她。
  来我家最匆忙的要数六姐夫了。他出差路过大连,抽空来看我们,偏偏我们不在家。他一直等到下午,才与我见了面。但他却马上要乘船去天津,结果只在家坐了一个多小时,也未能好好招待,真是过意不去。
  最遗憾的是五姐,她和她女儿出来旅行,本来准备来大连的,谁知到了北京,却因心脏起搏器突然失效而住进医院,出院后就不能再继续旅行了,没有能来大连。(后来,五姐让她女儿来大连,在我家住了一个月。)五姐离家时我还很小,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我在七七年秋到西安出差时,到西北国棉六厂去看望过她。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我一直想去西安看望她。因为她身体不好,医嘱不宜长途旅行,不可能再来大连相聚了。
  我和四哥的相聚可以说是最具戏剧色彩了。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吧,四哥在白城工作,我在大连工作,两地相距不是很远,又有直达火车,但我们二十年来却没有机会相聚。早在六九年五月,我参加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大会后到锡林格勒大草原参观,途经白城,那时四哥在黑龙江出差,未能见面。后来我来大连上学,又留校工作,尽管四哥常年出差,却一直没有机会来大连。他多次邀请我去白城,我因为忙于教学而未能去。前几年,我们全家去白城,本来和四哥联系好的,但在我们到达前几天,他突然接到命令,赶到北京去工作了,又没有能见到面。(这次在四哥家住了几天,见到了四嫂和侄子。)
  今年九月初,我又和四哥联系,表示我准备在九月底抽空到白城去,并且算好时间,在中秋节那天到达,过了国庆回来。四哥收到我的信之后,给我来了长途,表示欢迎。但这时又出了新问题。我们大学的同学准备国庆节在北京聚会,我既要去白城,又要去北京,时间就十分紧张。我在电话中对四哥说,我只能在白城住两天,就要赶到北京去过国庆。也许四哥考虑到我来回奔波太匆忙,也许四哥感到应该来大连看看我们,过了几天,他又来电话,说他要到北京出差,到北京出差后,他准备绕道大连来看我们。
  就这样,经过多年的周折,我们离得最近的兄弟俩终于在大连相聚了。记得我俩最后一次是七四年在上海见面的,当时四哥刚三十出头,穿着军装显得十分年青、威武。如今他已五十多岁了,岁月的流逝和常年的奔波,使他过早地头发花白,不再象我记忆中的四哥了。
  四哥在我家住了二个晚上,除了睡觉,我俩一直在一起。我们匆匆忙忙地乘车游览了大连市容,乘车沿滨海路观看了大连山海相连的海滨风光。我们参观了虎滩乐园的鸟语林,还有付家庄海滨浴场和星海公园。更多的时间我们是在聊天,从我们的童年谈到现在的事业,谈到将来的打算,谈到对兄弟姐妹的思念。我是不习惯熬夜的,但四哥到达的当天晚上,我们兄弟俩一直聊到半夜十二点,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很难得的。如不是考虑到四哥刚下火车需要休息,如不是考虑到第二天还要外出游览,我们还可以继续聊下去,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
  在四哥回白城时,我和爱人到车站为他送行。四哥再三地邀请我们过年时到白城去做客,我们也邀请他和四嫂有机会一起来大连。真是短暂的相聚,又依依惜别。
  妈妈在世时,她老人家就象一块磁石,吸引着我们众多的儿女,维系着我们这个大家庭,我们还可以在妈妈家相聚。如今妈妈去世了,我们再也不能回上海探亲,因而更加思念同胞手足,更加希望同胞手足能相聚一堂。今年春节,我们全家到北京,在二哥家聚了一次。尽管我已经记不清到二哥家多少次了,但我们兄弟两家人在北京一起过年却还是第一次。那一天,我特别高兴,破例喝了不少酒,差一点就要喝醉了。……
  当我动笔写这篇回忆文章时,正好是中秋节。月到中秋分外圆,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这个亲人团聚的节日,我更加思念各位同胞手足。我多想有一天,我能有足够的空闲时间,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看望分布在祖国各地的各位同胞手足。我更盼望我们同胞手足能在大连相聚,没有来过大连的,我期待着他(她)们能来大连一聚,已经来过大连的,我期待着他(她)们能再次来大连相聚。
  我们期待着,我们盼望着,……


                  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七日
                  中秋佳节写于大连

分享到:

上一篇:点击小图看大图

下一篇:最新留言(2006-07-28更新)

评论 (8条) 发表评论

  • Lao Chen (阿牛)
    Lao Chen (阿牛) : 《致恩师》: 执掌教鞭数十年, 笑看桃李开满园. 一日为师终身父, 遥祝恩师寿绵绵. ----谨此今年教师节之际,诚祝你和全国所有老师:节日愉快,合家幸福!

    2010-09-10 08:09

  • 牛奶
    牛奶 : 每逢佳节倍思亲。

    2007-11-13 17:20

  • 波之舞
    波之舞 : 浓浓亲情,切切思念。人事繁芜,兄弟姊妹之间,也只有见着时,多多珍惜了!

    2006-07-06 10:41

  • 余明
    余明 : 谢谢这位同学的评论。这篇回忆文章是我十年前写的,当时的经济条件,不允许我天南地北到处探亲访友。现在经济条件好一些,但假期中还是有很多事要做,没有时间出行。何况,寒假天太冷,暑假天太热,老师身体不好,不便出门。等老师退休了,会有空出行的。现在的年轻一代,没有兄弟姐妹,是很孤单,一定要扩大与同龄人的交往。

    2006-06-10 17:13

发表评论
验证码